当前位置: 主页 > 3d高手论坛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弗朗哥:金砖开发银行与的大富翁游戏

时间:2017-07-13 16:23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在经济论坛会场上见到古斯塔博弗朗哥的时候,几个人正要与他一起合影,并反复表示。他个子不高,说话轻柔温和,却是巴西经济正轨关键一役的设计者,之后又因不放开汇率,辞职。

  弗朗哥1986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时,论文研究的内容是欧洲1920年通胀。彼时巴西通胀已经数十年,通胀率可高达3000%以上,频频更迭亦无济于事。1993年上任的总统卡多佐决心解决巴西通胀痼疾,邀请数位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巴西经济学家组成智囊团,弗朗哥是其中重要一员。智囊团对卡多佐备受赞扬的1994年“雷亚尔计划”的成型起到重要作用,弗朗哥也被称为巴西经济复苏的设计师。“雷亚尔计划”靠固定汇率和审慎财政,最终扼住巴西通胀龙头,弗朗哥于1997年出任央行行长。

  弗朗哥是固定汇率制坚定的支持者。但在高币值之下,巴西经常账户逆差巨大,海外投资者又在亚洲金融危机和俄罗斯金融危机之后大幅抽调资金,巴西经济在上世纪90年代末陷入危机。1999年卡多佐总统要求汇率浮动,固定汇率的弗朗哥辞职,当日雷亚尔对美元贬值9%,市场暴跌。巴西经济此后努力恢复,浮动汇率制也就此保留。

  在论坛上关于金砖银行的讨论中,弗朗哥是唯一持悲观看法的人。接受财新采访时,他将多国银行体制比作的“大富翁”游戏,要央行最终来买单。

  财新记者:今年3月金砖五国决定联合建立开发银行,设立储备基金,并向包括基础建设在内的项目投资。你认为金砖银行的前景如何?

  弗朗哥:在多国银行体系内,都会想办法将出资用在本国的项目上。如果都这样,那地区银行只是几家国家银行的集合体。运作一个多国银行有非常高的机构和人员投入成本,结果实际的工作还是发展银行自己来做。

  所以,我个人不太赞成再增加一个多国银行,巴西已经是10多个地区或全球银行组织的了。除了世界银行,我们还有欧洲发展银行,亚洲开发银行等等。外交人员花国家的钱来参与这些国际组织,就像玩大富翁游戏一样,这不是一个好的方向。

  弗朗哥:在大的国际银行体系,例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面,美国和欧洲国家可以让自己的出资不用在自己国内的项目上,而是投到贫困的国家。但金砖五国都是中等收入国家,我们没有奢侈的前提。我们首先还得发展本国经济。

  如果金砖五国国家要成为美国,就得将自己的钱用到第三国去,这是很贵的。只有承担更多的责任,才会在机构中有更多的和话语权。这是和经济之间的矛盾。我曾任央行行长,深知玩游戏,我得来写支票的事。

  现在的金砖开发银行的筹划中不包括向第三方借款。如果以后只是在金砖五国之内用,我想很可能的结果是,你出多少钱,就能得到多少钱,那有什么好处?

  弗朗哥:央行都希望选择外储投资领域,视流动性和风险性决定。现在五国的货币在全世界范围内用作储备货币的量非常非常微小。要让五国用各自的货币当储备货币,这只是一个决定。如果让央行官员的决定,是不会做的。

  弗朗哥:如果能起到多样化的作用,央行早就做了,不需要来自的。如果央行到现在为止没有做,就表示从经济和金融的考量,他们没有看到足够多的理由。原因有很多,比如五国货币币值变动较大。

  弗朗哥:准备很多。如果巴西央行要人民币储备,就得买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。那收益率的问题,流动性的问题都会出现。这些不是简单问题,现在国际上还没有一个针对五国债券的清算机制。

  弗朗哥:用什么货币做清算货币,取决于进出口的公司。比如,巴西出口商想从中国客户那里收美元,因为当他们转身买原材料的时候,很可能不是从中国买,得花美元。而巴西进口商可能想要人民币来买中国货物。美元有很强的流动性和较大的市场,它的国际地位很难撼动。硬要建立一个机构让公司用某种货币清算,更像是战争年代的政策,现在很难推行。

  弗朗哥:包括进和出两方面。我们先进,然后出。同时引入税收,对流动量有一定控制。我不知道是否算成功,因为效果还有待观察。但巴西公司向海外投资的愿望很强烈,放开资本项目是一个必然趋势。

  资本项刚刚放开的时候会有较大波动,当机制逐步建立之后,管理就简单多了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、不可逆转的过程,虽然很漫长,但有利因素大大超过了不利因素。

  有些人会担心国内就业岗位流失。当贸易的时候,也有这种担忧,事明贸易增加了一国的经济活力。巴西的大公司需要全球投资,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佳资源配置。这确实在海外制造了一些就业岗位,但只有这样才能让巴西公司更有效率,加强国际竞争力,和具备抵御经济风险的能力

  弗朗哥:从巴西经验来看,要渐进。先慢慢一点,看效果怎么样,官员和和公司多交流,搜集他们的反馈,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办。问题会不断涌现,需要反复讨论。没有无风险的道,但每个国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道。■

相关推荐